独居老人的故事:他觉得生活没有乐趣!

老人是不喜欢独居的。和大多数热衷独居的年轻人不一样,老年人宁愿放弃乡下清新的空气、大院子、大公寓,放弃自己那一帮老哥们老姐们,哪怕要起早贪黑帮忙照顾孩子,也要到城市里和他们的儿女一起住。这是为什么呢?有一位老先生,我们善孝管家认识他的时候,他的世界里正发生了很可怕的事。与他相伴大半生的妻子过世了,他的公寓被拆迁了,他被他的儿女送进了疗养院。他觉得他继续活着已经没什么意义。他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在疗养院里,医生给他服用抗抑郁药,大家努力鼓励他,但是,他的情况还是每况愈下。他放弃了走路,整天卧床不起,拒绝吃东西。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儿女找到了善孝管家,善孝管家及时出现了,给他带去了一对鹦鹉。

老人是不喜欢独居的。和大多数热衷独居的年轻人不一样,老年人宁愿放弃乡下清新的空气、大院子、大公寓,放弃自己那一帮老哥们老姐们,哪怕要起早贪黑帮忙照顾孩子,也要到城市里和他们的儿女一起住。这是为什么呢?

有一位老先生,我们善孝管家认识他的时候,他的世界里正发生了很可怕的事。与他相伴大半生的妻子过世了,他的公寓被拆迁了,他被他的儿女送进了疗养院。他觉得他继续活着已经没什么意义。他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在疗养院里,医生给他服用抗抑郁药,大家努力鼓励他,但是,他的情况还是每况愈下。他放弃了走路,整天卧床不起,拒绝吃东西。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儿女找到了善孝管家,善孝管家及时出现了,给他带去了一对鹦鹉。


独居老人的故事:他觉得生活没有乐趣! 第0张


善孝管家说:“老先生显出一副很快就要告别人世的那种冷漠神情,勉强接受了鹦鹉。”但是,接受了鹦鹉后的老先生开始了改变。“起初的变化是很微妙的。老先生调整了躺在床上的姿势,好便于观察他的鹦鹉。”他开始给照顾他的鸟的员工提建议,报告它们喜欢什么、表现如何。那两只鸟把他从阴暗中拽出来了。

为什么要给这个老先生一对鹦鹉呢?这和老人不愿意独居又有什么关系呢?善孝管家解释道,鹦鹉不是随便给的,是出于生物的一种理论来实现的。大概意思就是,如果一个人有厌倦感,那么针对他的厌倦感,生物会体现出自发性;针对孤独感,生物能提供陪伴;针对无助感,生物会提供照顾其他生命的机会。

而从其他角度来解释,老人不愿意独居,喜欢和儿女居住,是和人的动力有关的。在人的一生中,人生的动力并不是恒定的,而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并且以与马斯洛经典的层次理论并不十分吻合的方式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在成年早期,如同马斯洛指出的,人们追求成长和自我实现的人生。成长要求向外开放。我们寻求新的经验、更广泛的社会联系,以及在世界留下足迹的方式。然而,在成年的后半期,人们的优先需求显著改变。大多数人削减了追求成就和社会关系的时间及努力,他们缩小了活动范围。如果有机会,年轻人喜欢结识新朋友,而不是跟兄弟姊妹待在一起;老年人则刚好相反。研究发现,年龄大了以后,人们交往的人减少,交往对象主要是家人和老朋友。他们把注意力放在存在上,而不是放在做事上;关注当下,而不是未来

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劳拉·卡斯滕森在她的一项研究中提出:我们如何使用时间可能取决于我们觉得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当你年轻、身体健康的时候,你相信自己会长生不老,从不担心失去自己的任何能力,周围的一切都在提示你“一切皆有可能”。你愿意延迟享受,比方说,花几年的时间,为更明媚的未来获取技能和资源。你努力吸收更多的知识和更大的信息流,扩大自己的朋友圈和关系网,而不是和妈妈黏在一起。当未来以几十年计算(对人类而言这几乎就等于永远)的时候,你最想要的是马斯洛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东西——成就、创造力以及“自我实现”的那些特质。但随着你的视野收缩,当你开始觉得未来是有限的、不确定的时候,你的关注点开始转向此时此地,放在了日常生活的愉悦和最亲近的人身上。

劳拉·卡斯滕森的研究表示,研究对象越年轻,就越不珍惜与情感上亲近的人共度时光,而更喜欢与提供潜在信息或新朋友来源的人交往。然而,在患病的研究对象中,年龄差异则消失了。一个患艾滋病的年轻人的喜好和一个老年人的喜好是一致的。因此,如果儿女们能理解到,老人家不再喜欢独处,不愿再做独居老人,甚至宁愿不独居,也要和他们待在一起时,他们或许就能开始慢慢地理解,家里的老人们,真的开始老了。


和养老院有关的故事:这对老夫妻说住在...

上一篇

老年人用药方案管理:为何老年人不能随...

下一篇